.
龙珠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暴力军团

第2676章 章躺着进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一天,安宁县城的城门口,这下子可热闹了!

    城门口站了很多人,城里的百姓也都看热闹似的出来,门口的八路军战士也是奇怪的看着前来的人的着装。

    只见,来的人,身上穿着的也不全是八路军的军装,更多的是,杂七杂八的样子。

    为首的一个人,痛哭流涕走在最前头。

    全部的五十多人,那是披麻戴孝。

    这样的场景,不能说北海,在安宁县城,那可是从来没有见过!这当兵的现在为了一个人这样,还真的是奇怪。

    且说,后面担架上抬着一个人,用白布盖着脸面,抬着的几个战士也是哭丧着脸,在后面的几个战士更是把冥币撒向天空,飘洒洒洒的飘下来。

    “团长啊,团长啊!”

    战士们哭着!

    “团长啊!”

    为首的那个男子便是王志飞,王志飞大声喊着,“团长,你死的可真惨呀!”

    躺在担架上的杨飞,心里头已经把王志飞给骂死了,按理说,他想的是要重伤,行动不便,可是,最后王志飞说,要不就装死,进了城,更容易的麻痹宫寒他们!

    所以,杨飞才躺在担架上。

    他能够感觉到,这王志飞天生的就应该去接这哭活儿,谁家死了老头老太太,专门的去哭,这样的美差,他要去,谁也不敢再抢。

    这时候,门口的一个战士跑了过来,奇怪的看着他们,“这是哪位团长牺牲了?”

    王志飞一把抓住门口的战士,“同志,赶紧去告诉宫*。就说,杨飞杨团长在一次突围中不幸中弹牺牲!我们好不容易逃了出来!”

    门口的战士一听是杨飞牺牲,脸色也是大变,“好,好好,你等着,我这就去告诉宫*!”

    王志飞让人把脚步放慢,然后慢悠悠的进城。

    谁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更有甚者,那些市民们也议论纷纷,都说死的这个人,肯定是一个大人物!

    杨飞牺牲的消息传给了宫寒,正在吃橘子的宫寒一听这个“好消息”那是赶紧的把橘子一扔,“送来了?”

    “对送来了!”

    宫寒一拍手,然后笑了一下,“我说嘛,我这左眼皮一直跳,原来,是这个好消息!”说着,他就出门儿去。

    从指挥部往东走,走了十几分钟,正好遇见王志飞抬着人过来!

    宫寒一抹双眼,竟然流出眼泪,“是杨团长吗?真的是杨团长吗?”

    王志飞哭诉着,“是啊,这是我们杨团长!”

    说完,宫寒走过去,把白布一番,看见杨飞的脸之后,赶紧的把白布又给盖上,“果然杨团长!果然是杨团长!”

    说完,宫寒说道,“把杨团长,带到指挥部吧!”

    “是!”

    王志飞说完,就带着人往指挥部去。

    宫寒的眼角流出一丝的惬意,他转身对着周边的人说道,“去,告诉石鸟大佐,杨飞自投罗网,我决定对他们一网打尽!”

    “是!”说完,身边的人就走了!

    宫寒大吼一声,“杨团长!杨团长!”

    光是听这声音,就是哭着无意,闻者有意了!

    把杨飞放在了指挥部,王志飞就找到宫寒,“宫*,现在怎么办?”

    宫寒说道,“杨飞是我们八路军的战将,立功无数,理应大办!”

    “那……这事儿,您就得多操心呀!”王志飞抓住宫寒的手说道。

    “这是自然,我虽然和杨飞有过口舌之争,可是,毕竟我是*,我不可能会和他有什么瓜葛,杨飞的事儿,你放心,我绝对会对他尽心尽责!”

    “好!”王志飞说道。

    指挥部临时搭建了一个棚子,宫寒亲自下令,找人做了一个棺材也在运来的路上,安宁县城的很多父老乡亲也都自发的送来了花圈。

    整个灵棚的周围,都是哭泣的声音。

    宫寒找到井白和姬太部署着接下来的事儿,“你们两个人要在指挥部待着,到时候,派人把他们一网打尽!我决定,明天就假装安排杨飞入葬,到时候,再把王志飞等人抓起来!没想到,这次的任务竟然这么顺利!”

    “是的!”

    姬太说道,“如此一来,八路军已经瘫痪了,北海又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皇军的!这真是天皇陛下的洪福齐天。”

    “对,天皇陛下万岁!”宫寒说道,“行了,晚上有什么事儿,记得找我!我对死人没有什么兴趣了!”说完,宫寒就走了。

    杨飞牺牲的事儿,让整个安宁县城陷入了恐慌,百姓和很多战士都觉得,安宁县城不久将会被攻破!

    有了这样的言论,整个安宁县城此时都已经风雨飘摇的感觉,人心惶惶。

    到了晚上,王志飞看见姬太和井白两个人就是待在这儿不走,他想给杨飞送些吃的,都没有办法。

    他直接过去,“你们两个人今天也累了,这守灵的事儿就交给我们兄弟了!”

    “不劳烦,都已经这会了!宫*可是吩咐了,我们这儿的事儿,不能出现半点失误!”井白说道。

    “哎!”王志飞叹了一口气,他从身上掏出一些钱,“这点钱,给你们二位,能否去帮着我买点酒来?生前,我们团长最喜欢喝酒了,这到死都没有喝上一口!”

    看着王志飞这样的哀求,两个人点着头,“行吧,满足他最后一点需求!这也是我们八路军的传统!”

    说着,两个人就走了!

    王志飞赶紧过去,把一个馒头给了杨飞,杨飞狼吞虎咽的吃着,“狗日的走了,一天了,就等我呢怎么感觉?”

    “团长,不用担心,两个小喽啰,起不了什么大事儿,团长,一会儿怎么做?”王志飞问道。

    “一会儿,想办法,把那个宫寒弄来,这装神弄鬼的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了,我也不怕再多来一次!”杨飞说道。

    “嗯,行,我有办法让他来!团长,你放心,今天晚上,就是找宫寒清算的时候了!”王志飞说道。

    “行,王志飞,就看你的了!”杨飞说道。

    听着外头的脚步声,王志飞赶紧出去。

    到了门口,却看见了几个陌生的面孔,他们进来之后,就四处翻找起来,王志飞拦住,然后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两三个人看了一眼王志飞,把他的胳膊弄开,“呵呵,像杨飞这样的人,还敢来?他这个家伙目无法纪,李继光王伟两个人一直包庇着,这次我们过来,自然是不想让你们好好办这个葬礼!”

    “你敢!”王志飞大喝一声。

    “哈哈,我好害怕啊!”那家伙看着王志飞,“别的地儿我不敢说,在安宁县城,我说了算!”

    “哎呦,你是山大王还是什么?说的我真的也害怕了!”王志飞的拳头早就准备好了,他可不怕得罪人。

    “行!”那人说完,接着一挥手,进来十几个人,这十几个人手里头拿着锄头,拿着斧子,“给我把这个灵堂给掀了,出了事儿,老子负责!”

    “哗啦啦!”

    一堆人进来,直奔灵堂,瞬间,灵堂就摇晃起来!

    王志飞过去,一把揪住一个人的衣服,用力的拽过来,一拳头又砸上去,“想找死,找我!”

    “口气不小,给我砸!”

    说完,那些人干的更是起劲儿了!

    斧头看在灵堂上,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遇到仇家了。

    王志飞大喝一声,“谁敢再造次,来人,给我剁了!”

    哗啦啦,又一下子出来五十号人,这五十号人都是杨飞带来的,具体任务,他们都知道,要是灵堂真的塌了,他杨飞不得压死!

    “给我打!”

    王志飞大喝一声,那五十号人就全部冲了过去,虽然不用枪,但是,有着战场经验,这大家,对于他们来说,还不是轻而易举的?

    果然,最后的时候,那十几个人全部被打趴了,为首的那个人惊呆了,这五十个人,是什么样子的,他一下子记不住,但是,他只要记住这个王志飞就够了!

    “好,做的很好!”说完,那家伙就要走!

    王志飞一把揪住他的衣服,“这都要走了?岂不是太容易了?”

    说完,王志飞把那家伙抬起来,下意识的就往远处扔!

    扔出去,王志飞就吓坏了,因为,扔出去的地方,正是灵棚前头的柱子!

    一旦柱子断了,很有可能,灵棚也就倒了!

    果不其然,“哗啦!”一声。

    柱子一下子折了!

    灵棚不稳,一下子就哗啦落地!

    “怎么了?”

    井白和姬太两个人进来,一下子发现了灵棚塌了!

    “怎么了这是?”

    就在王志飞要说话的时候,他身边的战士赶紧说道,“这些是什么人,竟然二话不说就要拆了灵棚,真是岂有此理!”

    此话一出,那个被扔出去的家伙,站起来,“灵棚不是我弄榻的!”

    “不是你谁谁?”身后的战士那是不依不挠,“你没有弄塌,那你怎么在那里?”

    这样的反咬一口,让那家伙怒火中烧!

    就要他在理论的时候,姬太和净白过去,直接扇了对方一巴掌,“混蛋,滚出去!”

    那家伙战战兢兢的就出来门儿去!

    姬太把酒放在一边,然后说道,“王志飞兄弟,真的是不好意思,刚才这个家伙要是冒犯了你,我向你赔罪!”

    “赔罪就不用了!”王志飞说道,“宫*呢?我找他!”

    “啊?有什么事儿,是我们不能处理的吗?”井白赶紧问道。

    “我想和他谈一谈明天的事儿!”王志飞说道。

    “那你和说就行了,我们两个人,能够给你做主!”姬太也说道。

    王志飞想着,这看来是两个人已经不想让他见宫寒了,可是,不见宫寒,怎么能够把它定罪呢?

    就在这个时候,王志飞的神情一拧,然后性情大变,只见他大喝一声,“团长!”

    这声音,那是惊天动地。

    几个人看着王志飞,只见王志飞看着天上,“你怎么来了?你……你不应该被小鬼儿给抓了去吗?”

    越听越糊涂,井白也抬头看着天,“那里有杨团长?”

    王志飞抓住井白的胳膊,“你看,这不是吗?”

    王志飞的头慢慢的放下,然后直接朝着倒塌的灵棚去了!

    “团长,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王志飞问道。

    井白大骇!

    这王志飞自言自语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啊?你说你身上的口袋有一块手表是给我的?”王志飞问道。

    姬太赶紧过去,“王志飞,杨飞和你说话了?“

    “是啊,我们团长和我说话了,他说他胸口的那个口袋有一块手表是要给我的!”王志飞说道。

    “怎么可能,人死了,怎么会说话?”几天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也是啊,人都死了,怎么可能和我说话呢!”王志飞苦笑一声,然后摇着头。

    突然间,王志飞的身子呈现一个四十五度角,似乎是被人拉拽着,他的脚一直往灵棚那边去了!

    “团长,你拉我做什么?有手表,你自己就用了吧,不要给我!”王志飞说完,然后整个身子就去了灵棚!

    姬太和净白两个人赶紧过去,他们把灵堂前的那几根木头赶紧搬走,然后就跟着王志飞进了里面。

    “团长,你不要吓我,这人死了,就不可能复活了!”王志飞说道,“你既然给我,那我就收下了哈!”说着,王志飞把手放在杨飞的胸口的那个口袋上,把手放进去,然后果真的拿了一块手表出来!

    姬太和井白两个人吓了一跳,这或许,是他们只见的小阴谋,人死绝对不可能说话!

    但是,王志飞的自言自语又是和谁说呢?王志飞一回头看见两个人的脸都白了,笑着对他们说,“你们过来,我们团长有话和你说!”

    “啊?”姬太摇头,“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不信!”

    “过来吧,我们团长真的有话和你说!”

    井白撞着胆子,然后走到前面,“他在哪儿,有什么话和我说?”

    王志飞指了指,“这不是?”说完,他就对着杨飞说道,“团长,人都在你跟前了,有什么话你就说!”

    井白听不见任何声音,但是看着王志飞却在笑,他皱起眉头,心中不免有些害怕,这大晚上的,灵棚塌了,难道真的闹鬼?

    “哈哈,团长,这话你说的不对!”王志飞说道。

    “王志飞,杨飞到底说什么了?我怎么听不见?”井白问道。

    “我们团长说了,说你和姬太两个人干了不少的坏事儿,他说,他刚才去了一趟鬼门关,阎王爷不给他开门儿,我就四处溜达着!”

    “我干什么坏事儿了?”井白有些无趣的问道。

    “团长,你要不和他说说?”

    看着王志飞和杨飞的对话,井白压根就听不见声音!

    光是这样的场面,他都不不想再见第二次!

    “行了,别说了,我先出去了!”说着,井白就走了!

    姬太看见井白走了,他也赶紧离开!

    “我说什么来着,杨飞这死都死了,还来做什么?”姬太摇着头问道。

    “是啊,说是这么说,但是,具体的,我们都不知道!”井白说道,“去,和宫寒说说!”

    “嗯,只能叫他过来了!”说完,几天就走了!

    当宫寒听说了这样的奇怪的事儿,也是摸不着头脑,要是说杨飞和王志飞摆他一道,可是,大可不必如此呀,早些这样做,不是更好吗?为什么灵棚倒塌了,才能够看得见杨飞?这不是偶然,或许,这真的是必然的!

    想到这儿,宫寒也想亲自看看,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当宫寒刚到达指挥部的时候,就听见王志飞在说话!

    “团长,你放心好了,咱们兄弟们有着宫*的带领,这绝对会走向胜利的!”王志飞说道。

    “行了,行了,你难道要带着不走吗?”王志飞问道。

    宫寒走过去,“王志飞,你一个人说什么呢?”

    王志飞一回头,看见了宫寒,赶紧过去,“宫*,刚才,我们团长来了,我和他说会儿话!”

    “杨飞来了?哪里?”

    “这不是?”王志飞指着,“这不是我们团长?”

    王志飞的身边空空如也,宫寒自然是不太相信的!

    见到宫寒的不以为意,王志飞就问道,“宫*,您怎么了?”

    “听说杨飞来了,我以为是什么来了!哎,让杨飞好生安歇,不要出来了!“说完,公安就要走!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响起,“宫*这是要去哪儿?”

    话刚刚问完,宫寒就停下脚步,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

    他猛地回头,“杨飞?”

    宫寒看着井白和姬太,“你们两个人刚才听见了什么?”

    “是叫你的!不知道谁叫的!”姬太说道。

    “杨飞?”宫寒说完,就冲到里面,把白布掀开,发现杨飞的样子如初,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几个战士赶紧过去,把杨飞围住,“宫*,我们团长人都死了,这白布不能随意掀开!”

    “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战士,你知道你搞得是什么吗?就是封建迷信!”说完,宫寒还问道,“我就看看他,杨飞不是和我说话吗?”

    “宫*,我们团长,这不是,他刚才确实是叫你了!”王志飞说道。

    宫寒看着躺着的杨飞,“来,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要问我!我还真的不信,你会说话,一具尸体怎么说话?”

    刚刚说完这个,就在宫寒身边,又听见了声音,“宫*,你不信我,那我也只能说话了!”

    “随你的便!”宫寒下意识的说了一句,可是,他并未发现杨飞的口型有变,要是能说这么字正腔圆的,这不张嘴,可是说不出的!

    “杨飞,你能看得见?”宫寒不可思议起来!

    “姬太,你别抽烟了,抽烟对身体不好!”杨飞说道。

    宫寒一抬头,一扭头,发现,姬太正在灵棚外面抽烟,而杨飞,此时正躺着,怎么着,也看不见姬太抽烟才对呀!

    宫寒下意识的后退,“不可能,要不,你再看看,这周围还有什么?”

    “井白刚才惊讶的下巴都掉了,他刚坐着,现在刚刚站起来,不是吗?”杨飞说道。

    “当然是骗子了!”宫寒二话不说就喊道,“杨飞,你在装神弄鬼!”

    王志飞赶紧过来,“宫*,有什么话好好好说,我们团长已经牺牲了,鬼魂儿好不容易回来,你可不敢再吓跑呀!”

    “我不信!”宫寒还是这样,不过,不等他信不信,反正,这事儿都已经发生了。

    他不信,可有大部分人信的!

    “好,那你说你的条件!”杨飞问道。

    “不信就是不信!”宫寒想要走,但是,还是被叫住了,“宫*,那你说说,你为什么要勾结鬼子,或者,你为什么是鬼子,骗我们骗的好惨呀!”杨飞直接问道。

    “你放屁,我什么时候勾结了鬼子?”宫寒问道。

    “你别激动,我就是假装问问,你不承认也好,省得承认了,这面子可都没有了,别问我怎么知道你是鬼子,不知道,不过我立马滚蛋,“

    宫寒看着对方。

    “杨飞,你……”宫寒安静的站在这儿。

    他又一次到达杨飞“遗体”旁边,发现杨飞依然保持着前面的动作,没有一点点的走样。意味着,根本不是这个杨飞说话,很有可能,就是那孤魂野鬼了!

    “宫寒,你别激动,我知道,你根本就不了解我,我岂不是有什么变化,你也不知道,今天好了,我和你说个够!”杨飞说完,故意加重了语气!

    宫寒一直以为,这杨飞死了,不可能张嘴,同样的,刚才的杨飞的话,那很显然,也不是躺着的杨飞张嘴说的!既然不是这样子,那又是什么样呢?

    “好,我听你说!”宫寒终于稳定了一点。

    “宫*啊,原来你是鬼子!”杨飞刚刚说完,全体哗然,宫寒是鬼子?怎么就成了鬼子?

    这事儿,谁知道呢?嗯?

    但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真真切切的!

    宫寒的脸一下子红了,他指着杨飞,“杨飞,你污蔑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