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珠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狂野十八少年时

第三十章七章 仙子和恶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在华国没有加入wto之前,各行业根本就没有什么版权意识。

    现在张月很正经地和万帆讨论歌曲的转让问题,细想起来有点可笑。

    他们就是一分钱不给,学会了拿去就唱万帆也没任何办法,打官司都没有一点赢的可能。

    不过张月还是很痛快地答应了,既然梦中情人都五百元一首买的歌,他们没理由落后。

    虽然他也清楚他们学会了就是不给钱也一样唱,但是考虑到万帆的肚子里还有很多好货,这是一座金矿,将来有挖掘的价值,因此这个钱他们觉的出了也不冤。

    轧道机买走了他们看好的五首歌,黑孩子乐队也买下了他们挑选的五首歌。

    将军街乐队倒是捡了个便宜,他们只买了两首歌。

    《雪在烧》这首歌不是万帆的,他当然不会去要钱。

    如果这也要钱那可真成了不要脸了。

    严格来说万帆现在的行为也算是剽窃,但是是那种找不到剽窃证据的剽窃,他自己不说谁知道这些歌都不是他做的。

    当每个乐队都学会了这些歌曲和配完乐后,万帆疲惫地以葛优躺的姿势坐椅子上想舞台布置的问题。

    这里只是赵永泉公司的一个普通员工俱乐部,有些简陋的灯光设备,这些简陋的灯光设备用来照明可以,但开演唱会明显是不上档次的。

    怎么的舞台上的灯光还是要设计布置一下的。

    何乐涛说他出设备,又不用花钱。

    现在好像舞厅设备也没什么高级的东西,超大屏幕就不用考虑了,3d投影图像就更不用去想了,顶多也就安置会转圈的那种球灯,舞台一边一个增加点梦幻的色彩。

    万次闪光灯也应该弄一盏,可以增加些金属的气息。

    好像再就没有什么可以布置的了。

    舞厅在全国雨后春笋般出现是九二年下半年的事情,不过现在的京城已经开始有一些舞厅出现,里面的配置估计也就是这些玩意儿再高级不到哪里去了。

    “想啥呢?”

    白雪像仙子一样降落到万帆身边,仪态端庄,不知道底细的人一定会以为她是大家闺秀。

    “你唱歌怎么样?”万帆没有回答白雪的问题,突然问了一句。

    像白雪这么漂亮的女生,没理由缺五音少六律。

    “唱的一般,也就不跑调。”白雪很谦虚。

    “勇敢的心学会了没有?”

    白雪点点头。

    万帆立刻来了精神:“跟我到台上去。”

    白雪这么靓丽的资源没理由浪费,万帆准备让白雪试试水。

    至于白雪一旦试水上瘾然后一个猛子扎到摇滚这个乱七八糟的圈子就不关他的事情了。

    梦中情人乐队正好在排练《勇敢的心》这首歌。

    白笙还在酝酿这首歌的副歌该怎么演绎,就被万帆撵到犄角旮旯里去了。

    万帆把自己的构想和乐队交代了一下,转身对白雪说:“你唱《勇敢的心》的主歌,我唱副歌部分。”

    白雪两个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像白痴,虽然她哥哥是玩乐队的,但她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站到台上。

    “我能行吗?”

    “拿出你虎比超超的劲头,保证能行。”

    白雪一对大白眼像波动拳一样向万帆砸来,你才虎比超超呢。

    万帆对乐队点点头,做了个开始的手势。

    前奏结束后,白笙单吉他伴奏,白雪开始一展歌喉。

    白雪的嗓子算不上条件太好,但是有一种不经修饰的空灵韵味,仿佛黑暗中绝望的人看到的那第一丝曙光。

    “我不是一块石头,也不是一滴眼泪;我只是一只小鸟,在寻找家的方向;我不是一粒沙子,也不是一声轻叹;我只是一个孩子,在寻找爱的怀抱...”

    她唱到这里,万帆的歌声咆哮:“这是飞翔的感觉,这是自由的感觉,在撒满鲜血的天空迎着风飞舞,凭着一颗永不哭泣勇敢的心;这是奔跑的感觉,就像挣脱的感觉,在布满利刃的大地,抬着头狂奔,凭着一颗永不哭泣勇敢的心!”

    在万帆唱副歌部分的时候,白雪目不转睛地看着万帆,一副情意绵绵情深意切的样子。

    李依依猛烈鼓掌把手都拍红了。

    “你们配合的太好了,完全看不出是第一次配合,有点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意思了。”

    白笙看看她妹妹又看看万帆,脸上突然露出非常古怪的笑。

    他岂有看不出他妹子对万帆有意思的样子,心里有点幸灾乐祸。

    他这个妹子别看外表人畜无害的,其实就是个祸害。

    她像个仙子的时候那是没找到要祸害的目标,如果有什么东西引起她的兴趣,她的形象从仙子摇身一变就变成了恶魔。

    如果不祸害祸害就对不起天地良心。

    什刹海体校武术队被她打跑的男孩子都够一个加强连了,他不认为万帆是他妹子的对手。

    他已经在想万帆这颗大白菜被他妹妹欺负的鼻青脸肿的样子。

    兄弟!你自求多福吧。

    “这首歌作为演唱会的压轴怎么样?”万帆征求白笙的意见。

    “好!非常的好!”这话不是白笙回答的,而是从门口发出来的。

    万帆扭头一看就看到赵永泉和何乐涛站在门口笑呵呵地看着他们。

    赵永泉和何乐涛是过来看看这些乐队排练的如何。

    “我准备把演唱会的票价定在五元,你们看看行不行,如果觉得可以我就准备去打印了。”何乐涛把几个乐队召集到一起,征求意见。

    按照九一年的市场物价,电影票平均为三毛一张,特别的场次可能卖到五毛。

    舞厅的门票一般在三元左右,万帆感觉五元的门票可不便宜。

    “我觉得行,那些大乐队演出的门票也是五元,我觉得你们不比他们差,起码你们的歌曲拿出去不怵谁。”何乐涛经营火鸟也有些年头了,在他酒吧里驻唱过的乐队也不在少数,但真正现在还生存的凤毛麟角,有的干脆都不知道被淘汰到哪个犄角旮旯去了。

    他非常的清楚,一个乐队的好坏据是看看你能做出什么能拿住人的歌曲。

    你有好歌你就能脱颖而出,没有好歌说什么都是扯葫芦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